抗战时期中共建始县组织的发展、转移和斗争(下)

凯时娱乐下载

  特约撰稿人 黄建华

  四、国民党反动派在建始的大搜捕

  1941年1月9日晚12时许,国民党士兵、警察、宪兵队特务荷枪实弹包围了建始六高和建始男师,按学校国民党、三青团分子提供的黑名单,将还在睡梦中的进步学生逮捕,并用舍行藏绳索捆绑,进行酷刑审讯。经过酷刑审讯两天后,除有个别的同学被老师保释出来外,李治德、郭其耀、谢南宗等11名进步青年被认定为“奸党嫌疑犯”,与建始男师同时被捕的9名学生一道,由国民党第六战区特务团一个排的枪兵押送到恩施鼓楼街16号审讯室,后转入方家坝监狱监禁。

  2月,国民党成立建始县特务队,各乡镇也相应成立特务队,他们在县内到处侦察、刺探、跟踪、盯梢、密捕、刑讯共产党员和爱国人士。白色恐怖笼罩建始。3月16日,国民党特务在建始六高进行了第二次大搜捕,将130多个学生押到三里区公所关押审讯,并打砸被审讯的学生;同时,敌人在建始男师学校也逮捕了40多人。这被逮捕的170多人中没有一个是共产党人,多系思想进步,要求抗日,不满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进步青年;国民党特务把万凌云等人当作共党分子解押恩施,关进国民党保安司令部;在审讯时,逼着被捕学生表态,并抽打、谩骂他们,其惨状目不忍睹。审讯完后将“案情严重”的转方家坝监狱羁押,将万凌云送进了恩施青年训导大队(集中营)受训。

  1942年冬,建始男师党员滕茂睦(宣恩人)被捕后自首叛变,供出了建始男师共产党员邢有才、周行安,邢有才又供出了共产党员田大凤。4月,田大凤在花坪被捕,供出了由他介绍入党的肖宏渊、刘必谦、汤大铭;肖宏渊被捕后又供出了汤大铭、田大凤、刘必谦。10月6 日,刘必谦、吴学渊在建始六高被捕。吴学渊在敌特威逼、诱劝下拒不承认自己党员身份。刘必谦也设法保护了他。敌特在查无证据的情况下,在其亲戚国民党湖北省民政厅厅长朱怀冰的保释下,将吴学渊释放了。其他被捕人员全部关押在方家坝青训团集中营,至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后,才陆续释放回家。

  1943年4月建始城关党支部党员陈永林被捕后,供出了介绍他入党的王家贤和建始城关党支部其他成员。王家贤被捕后,供出了建始初中的所有党员。这样,就地隐蔽的建始男师党总支、建始初中党支部、建始城关党支部的本地共产党员和县委单线联系的党员沈寿权等人均遭敌人逮捕。就地潜伏下来的建始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

  五、被捕革命志士的斗争

  1941年1月20日,何功伟、刘惠馨被捕,中共鄂西特委被破坏。建始大湾党支部党员崔宣三被捕后,与何功伟关押在一间牢房里,在何功伟的教育感化下,提高了思想政治觉悟,增强了革命意志,在敌人的酷刑下没有屈服,经受住了考验。

  1941年春,中共刘家坪支部书记朱静波不幸被捕,被关押在恩施方家坝监狱,他受尽严刑,没有向敌人吐露半个字。特务们气急败坏,用活埋来威胁,把朱静波捆起押到鹰嘴岩,放进一人深的土坑内,土掩埋到腰部,要朱静波说出他的领导人和其他党员的名字。朱静波斩钉截铁地说:“要命有一条,其他什么也没有,为抗日救国而死,我死而无憾!”特务们无可奈何,见他已被整得不成人形了,就“释放”他回家。朱静波被群众救出土坑,回到老家刘家坪,因受刑过重,身体虚弱,谋生困难,仍以教书度日,不久去世。

  1942年11月中旬,功勋卓著的新四军军长叶挺,被国民党秘密押离重庆,经长江三峡前往恩施。到达巴东的当天,寒风怒吼,大雪纷飞,押送队伍改走陆路,当晚宿于巴东码头附近民享社。次日清晨点灯吃饭后,从巴东县城出发,直到深夜才到达建始县城,在朝阳观(这里当时是湖北省第一监狱)住宿。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车队离开建始,于当天到达恩施。叶挺先后两次在恩施度过两年半的囚禁生活,他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的革命斗争精神和高风亮节,成为建始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学习的楷模。(编辑 樊淑贞 责任编辑 汪少国)

达到当天最大量